台東去來--從之前到之後

想說的話超過 1000 個字...來此發表吧,純粹說說話,不見得是要討論或是要回覆....

台東去來--從之前到之後

文章Fish » 2012-08-26, 00:18

7/14-15、8/22-24,是我自己和自己約定的、一定要呆在部落的時間。
既然,父親的臥病和往生,都沒有影響到二者;
再怎麼說,我都不認為一個颱風,『有資格』改變我的行程。
那是不被允許的。
不被人、神,父親在天之靈以及部落祖靈...所允許。

所以,8/21,我依然照預定時程,出發,
一路艷陽高照!
只有南迴進了山以後有幾滴雨,其他,完全看不出颱風景象。
比我預定的時間早了一小時,我先進部落晃晃,沒看到活動中心有人。
就去...安頓住房...和台東越來越熟,有越來越多的地方可以選擇,卻也要考慮越來越多的細節...
後來決定=>公教會館,較之台東市常住的小旅館,它開闊許多,也明亮許多。
雖然我後來發現我忘了帶教師證!還好,公教會館去年開始有電腦建檔,一年內我入住過也有留下資料... :mrgreen:
『打折』,喵。


休息一下,四點多(比我預定的晚了一小時)出發去部落,心裡在想,也許、因颱風取消?
沒想到,車子剛開近活動中心...小朋友居然從裡頭出來打招呼.....

坐下來,開始跑流程,小朋友給了我一張行程表,又給了我T恤。
然後...一切的一切,就是這幾個字,『沒有設限』,
我不知道事情會怎樣發展,我不知道小朋友會怎樣進行,我更不知道他們對於『我』所具有的意見和感覺。
就只是...陪伴。觀察。了解....
『紀錄者』,我給自己的定位。
再怎樣,故事是他們的、歷史是他們寫的,我只能紀錄,頂多建議,但沒辦法多做其他事情。
而,在我來說,『走進去』是需要機緣、需要勇氣,在他們而言,『讓我進來』更是需要氣度與智慧。
一如小朋友他們的父兄媽姐給我的一貫感覺--『寬』,這群小朋友不僅寬,還比同年齡的其他小孩要來得『耐』。
正因為他們的寬和耐...還有智慧....
我得以有這樣的機會,跟在旁邊。
非常非常非常地,感謝大巴六九。



三天下來,我自覺相當『稱職』,有扮演好我自己設定的角色(除了最後一天的檢討會)。
小朋友...也讓我相當驚喜,第二天結束前看到他們在一個背包上簽名(就是為這個活動製作給學員和工作人員的小包包),
說實話我以為他們是簽了要送給『幕後大金主』,那位老闆娘的。
後來他們也要我一起去簽名,我很驚喜他們有把我算在工作人員中的一員,更驚喜的是:原來那個背包,是要給我的
我很開心,真的很開心;也很珍惜,『捨不得揹』:p

而,第三天的編花環~~~我依然很稱職地,拍照,尤其是抓小朋友和哥哥姐姐的,特寫。
我有注意到,青年會會長有自己做花環,我知道每個學員頭上結束時都要戴花環,也許每個哥哥姐姐也都會自己做一個。
但我不急,真的不急,『這年我是沒打算戴花環的』,直到明年元旦
沒想到...負責教導編花環的黃媽媽...特別幫我編了一個,還很細心地,把那個"會刺的"花腳,處理了。
當她特別走過來幫我戴上...我真的感動莫名,也就一直沒有拿下來,
縱使後來我發現全場的工作人員,改變原訂計畫--穿傳統服裝--之後,都沒有戴花環......


所以,現在我有點小小地懊悔,最後一天的檢討會,我似乎多話了些。
也許是覺得,活動已經結束,就比較沒那麼注意自己的角色?
不,應該是說,我還是做了我的角色,但說了些不怎麼適合發表的話、不管我是哪個角色。
當然,我知道,以大巴六九的寬和耐,他們會給我再一次的機會,表達。
不過我還是有那麼一丁不小點的,愧疚、自責。


在第三天的會後檢討裡,我在白紙上,劃了一個又一個圈,串在一起。
這就是我的生活、我的人生,一個個互不相容互不相懂截然不同的圈圈,被我,串在一起,
這三天我在這個圈,明後天會到另個圈,再來又是那個圈.....
那個是主圈圈?已然不是重點,
我有著最精準的行李準備、最細密的行程規劃,不管身到何處,都可以做到:處處似我家--雖然確知無處是兒家。
這檔事或許曾經憂鬱過我、椎心過我,但現在,我倒是已經能『習慣』那樣的憂鬱或椎心(就別再往下想就是了)
8/21的晚上,小朋友們等候著同伴的時候,快八點吧,我趁空檔撥了電話給某台東房仲,
因為好奇他們網上掛的『泰安渡假小屋』到底是哪一棟,要賣到140萬。
當晚和房仲約了,隔天早上十點;沒想到,還沒九點,就接到該房仲電話,告知:『原住民保留地』。
我暸;也告訴房仲,不用白跑一趟,因為--我不是原住民。
我不是原住民。
所以,要在部落定居...應該是,很難吧。

所以,我的『家』在哪裡呢。
現在,並不是重點,是不。
能在舉起相機的時候,看到部落人ㄦ高興接納的眼神,捕捉到一張張美麗的笑容:
我已經很,感恩。



週四夜裡,約十一點鐘過後吧,台東/部落這裏,真的是風強雨驟,
好幾次我都覺得,連房子整棟會被吹走。
好的是,清晨六七點,風勢退去、剩下大雨;
有小哇在!縱使下雨,也是方便(這種颱風夜我居然會留了窗戶的一小條縫!)
(一點點雨潑進來,還有一條小毛毛蟲懸掛在照後鏡。還會有哪些生物進到車來避難...我靜待之)
活動有青年會長回來坐鎮,遇到這種突發狀況,小朋友們也就更加應付自如。
小小一個約莫教室大小的室內空間,可以變換成編花環的地板教室,寫感想的桌椅教室,小孩與家長排排坐的發表會會場,
還加上西點、炒麵炒米粉等食物的buffet場地!
最後一天了,我有點...擔心自己會不會,哭 :P
小朋友們製作的回顧影片,相當不錯,我很開心自己能提供不少還蠻經典的照片,
等到大會舞、大合照,揮手說再見...那個阿坤,和我揮手後,特別又停下來,完整地說,『小魚老師、再見』....
我是沒帶小孩活動已經很久了,這景象,並沒有讓我很激動,卻,很難忘。

小朋友們檢討會後,場地依然沒交代清楚要不要恢復原狀
(這是我看到的大巴六九活動當中最讓我不解的部份)(比遲到更讓我不解)
大家起鬨著慶功宴,我倒是靜靜默默地走了。
檢討會我說多了,加以本就沒打算參加慶功:p默默地走,應該是很適合。
下次會再見,不是嗎。
開著車,我整理著關於此次活動的一些想法、建言。
或許或整理一下,寄給小朋友吧。
或許。

然後開始擔心,那鍋回程,颱風啊,南迴也斷。
家裡母親開始無理的胡思亂想,猛call狂call。
還好...颱風離開、天氣轉好,中午,我順利開車離開,
收拾整理之時,不免湧起『結束了』這樣的心情不過隨即又被我打斷。
處處似我家。
這樣就好了。
喵。


這七月和八月,兩次的到台東,每每看到重重山巒、就會想起父親
(那次去新竹和老教授聚餐,吃到好吃的餐廳,也是,如此)
我想我是現在才察覺,父親在我的生活生命中,佔有多少重量。
經過這三天忙碌...回程在國道三再看到那重重山巒....比較沒那麼,悽涼、寂寞、了。
想念還是想念。
可以不再悲悽。

週六回台南,週一、就要開拔台北。
我的暑假,是這樣結束了。
下次再去台東...該是元旦,吧。
期待囉。


串著我的圈圈;過著我的日子。
喵。




喵~~~
頭像
Fish
Corvus macrorhynchos
 
文章: 5284
註冊時間: 2005-06-26, 21:53
來自: Microcosmos(小宇宙)

回到 只想說說話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