奢華的流浪或放逐

想說的話超過 1000 個字...來此發表吧,純粹說說話,不見得是要討論或是要回覆....

奢華的流浪或放逐

文章Fish » 2012-10-15, 00:40

即將告一段落。

『奢華』是因為:這趟住的,都是該地最頂級的旅店。
原因無它,最初規劃這行程,本就以『老人家的舒適』為第一考量,
等到我自己來走這趟...也只管得著日期合不合適,其他所有細節,一概沒空管。
--刷卡,就對了--
我還特地換了很多很多當地錢。
這趟要好好地,揮霍。

流浪?放逐?
同團夥伴沒有人知道我的底細,也沒人問,
只是在莫高窟,我那超強做筆記的功力與態度,讓一位小友直接發問--你是老師嗎。
我又不好說謊。
當對方問及在這學期中為何能在這端...『說來話長』四字,讓對方不再追問,我還請她不要聲張。
--這種『眾聲喧囂中的自我寂靜』,很有『放逐』味道,
而這每天換一個城市的漫遊...平均日行300公里....
不是『流浪』,又是什麼呢。

心境,從最初的...陰鬱,遺憾....現在,一切似乎已經過往。
這趟是因父親而來的,而『父親』在這旅途中扮演的角色,最驚奇的、該是天山天池那次。
今年第一場初雪,讓天山景區措手不及,暫停賣票一小時,又過半小時,還是沒消息。
有團隊急了;隊伍拉著就走,賣票員也害怕,近100分鐘給不出個交代(實則是因為,山上沒有新的消息下來)...
『建議更改行程』大銀幕出現這樣的字眼。
我心一沉,想起颱風過後在阿里山山腳仰嘆阿里山封路的陸客心情,然後想,
難道我真不該走這一趟?『父親在天之靈』耶,居然是這樣下場。
剛這樣想...大銀幕上頭建議更改行程的字樣就改了,繼續跑著之前的廣告...好像,呃,山上有來新消息....
然後我看到導遊手上拿著一疊票。
不誇張,就在我心頭浮起『在天之靈』四個字之後。
--原來,父親不是不讓我去,是想讓我驚喜,看看天山初雪--

再來,就是到月牙泉和鳴沙山了。
當我就在鳴沙山畔拍攝著月牙泉,真的有股衝動,一定要去走到湖邊,才甘願,
一路這麼沙上疾行、到達湖畔欄杆之後,我又是滿心...感慨。
父親,我來了,在這你一定會想來親自看看的地方。
找個沒西曬的沙上,我想坐下來靜靜端倪泉、山幾分鐘,坐著坐著,也就躺下、在沙上。
仰看著天,心裏大吼。
是的,我來了。

我很扼腕父親沒能早十年,想來的時候就來,一直被各種理由給無端牽絆。
他早就可以來了,拖到現在。
:twisted:

第三次覺得很沸騰:莫‧高‧窟。
導遊安排得很好,我們八點剛過就在莫高窟外晃蕩,是當天預約最早一場的團體,
也就導遊幫我們點了位資深解說員,劉老師。
她超厲害的!真的沒話講的佩服。
也就,當老師講完一個窟、帶大家陸續出窟,準備鎖門的那幾十秒;
我靜靜站在人潮漸散的窟裡,看著那些像,北魏,北周,唐,宋....
我這這裡。
父親若能聽到這場講解、若能到這裡~~
我,在這裡;父親。

然後漸漸淡了、這旅程的傳奇程度。
不過在夜光杯工廠,我不客氣地買了一個『爵』,送給父親的。
同團的夥伴一直念我說我買貴了,『買那種禮盒包裝才420、裡頭兩個爵,你光一個爵就...』
我有去看看禮盒。
不是我想送的那個樣。
送人,就專程為他選,不要湊數。
--我就想買個好一點的爵,給我那愛品酒的爸爸。我知道再貴一點他會念。所以,這個就好--
人家問我送誰;家裡誰喝酒;我淡淡說送長輩的。
這次回車上以後。
我有一點點的,拭淚。

後來,過青海,那綿延的高山、草原,點點牛羊,那廣闊無邊的青海湖,碧海藍天。
『沒什麼好煩惱的』我心胸忽然一闊。
真的沒什麼好煩惱的。
真的。


就這樣子啦。
明天到西安,本旅程中最豪華先進熱鬧的城市,然後就準備返台。
打包行李之餘,打點送禮,又不好張揚。
也開始心理建設,別像2004那次北京七日遊到最後一天、我無法忍受離別到近乎窒息。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
習慣唄。
別、多想。


喔對,今晚跟幾個夥伴到旅館對面的巷口水果攤買水果。
遠遠看到巷口旁牆上貼滿了海報,有點像她。
--這次不像2004那次的北京遊,在被京街頭到處看到她代言的廣告--
近十天來,我第一次,看到,她,在牆上。
蓋今年有代言冰紅茶是不?
滿牆壁,在一個叫天水的城市,的巷口水果攤旁。


我要睡了。
準備迎接明天的再一次行車半日。
也準備即將到來的,THE END。
不管是流浪,抑或放逐,還是???????



晚安。
2012.10.15 凌晨
寫于甘肅天水旅館
頭像
Fish
Corvus macrorhynchos
 
文章: 5284
註冊時間: 2005-06-26, 21:53
來自: Microcosmos(小宇宙)

回到 只想說說話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