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anna 音樂會 :)

音樂‧妹力‧生命‧感動...

Joanna 音樂會 :)

文章Fish » 2009-08-22, 11:25

七月,在老家瀏覽著新聞,看到Joanna即將返美、暫停歌手生涯的新聞。
因為春吶那天她的吉他讓我印象很深。
所以,知道有『告別音樂會』之時(票價又不貴 :p),我就決定去一下。
NT$500,8/21 20:00 ~ 22:00,The Wall Live House,Taipei。

七點半到場,The Wall 外頭排了好長的隊伍。
延後到 7:45 總算進場,也就生平第一次踏進『 The Wall』這個空間,
好像很多...自由創作...的小團體之所聚集?
牆上大大地貼著『某某某我要 x 死你』這樣的標語,感覺上是有點...頹廢...叛逆...龐克...幫派或吸毒? 我是說類似啦,喵...那類型。
進到場內,環顧四週,場地比2007.3.15 的河岸留言大,
和2004.7.22的N19差不多,只不過現在比較方而當時的比較長。
等到全進場...已經20:10 以後...我估一下人數,我前頭的舞池『大概裝得下五個班』,
後頭一些我比較看不到的角落...
整體約莫500人不會超過,喵。

20:30了,終於開始,依然是Joanna和另一位協同者的雙吉他,依然彈得很棒很棒。
就我自己的經驗,樂手老師當中吉他彈得棒的當然很多,
抱著吉他自彈自唱的歌手也不少,
但, Joanna 和吉他,令我印象深刻的原因,在:
吉他在她手上,宛如渾然一體,她的手 Play著樂器,出神入化之際,
同時間她的 vocal ,隨著樂聲、歌詞,有著豐富的變化,
加上她眉宇之間的表情,還有隨著『劇情』擺動的身形;
『和吉他一起演歌劇』,我想或許可以這麼形容。

另一位吉他手,專注的神情;
他的吉他工夫不輸Joanna,卻總扮演著極佳的綠葉角色。

所以,Jaonna 的歌曲,或許我都不熟,當真買回來聽,也可能很冷調
(老實講,聽她現場這麼介紹,不得不承認,她的歌,真的不流行!)
現場她也是個很容易冷場的歌手,說話中英文夾雜,有時候實在不知所云。
不過,衝著這兩把吉他;
縱使站了兩個鐘頭很累很累,還是值得。



而話說整場音樂會.......
在妹迷當中,我算是安 靜的,甚至有點『植物』那種感覺(請參照Yes or No 歌詞)。
但昨晚,當真身處一群『木雞』之中時,我頭的隨節奏小小擺動以及腳的小小打拍子,
都顯得過動。
我很懷疑:這一群聽歌者,來???
拍照的也不多,以數位相機錄影的更少,算算不超過十架小機器。
我相信,之中一定有很喜歡很欣賞很支持Joanna音樂的觀眾朋友。
不過,我也認為,之中不少是來『趕流行』。
就好像年輕時一定得看一些冷門電影,觀賞一些非主流戲劇,
參加一些主義啦派別啦的講座,接觸一些弱勢團體比如同志啦女權啦環保啦原住民等等等,
最好交談間夾雜一些自己也不是很了解的英文人名或專有名詞:這才叫做『文藝』。

原諒我、昨晚同處一室的觀眾朋友!
我真的有這種感覺。

--都是趕流行吧,主流與非主流、古典與新潮?
我嘗笑言道『阿妹露張臉伸個腿底下歌迷就尖叫到不行』,
我不怎麼認為,歌手在音樂上的努力,歌迷現場有欣賞得出來。

原諒我、我的妹迷朋友!
一直以來我總是有這種感受~~

Joanna唱了一小時,歡迎嘉賓--蔡旻佑--出場。
蔡...彈著Keyboard,Joanna 不彈吉他了,拿著麥克風,更加自由也更加風情萬種地,
合唱演繹著『美女與野獸』中的一曲。
然後,蔡送上禮物,一頂學士帽,Joanna要返美唸書咩,『希望你可以順利畢業』哈哈哈。
接著,Joanna 退場休息,蔡自彈自唱一首『 Who Does It Better』大概是這歌名吧?
送她。

第二個SET,Joanna 自己一把吉他上場,唱了幾首她自認的代表作(未必有收錄在專輯中)。
其中一首,三部曲,說著--
一位老婆婆愛上隔壁的小男孩。
【老婆婆?小男孩?觀眾中終於有聲音了,議論聲四起】
然後日子過去了,小男孩長大了,老婆婆覺得小男孩不像過去那麼美好了,開始對小男孩不好。
【這是什麼劇情啊?】
最後小男孩受不了,把老婆婆殺了,然後不知所措。主要在講那種不知所措。
【全場笑翻了。這是什麼歌啊!也難怪蔡旻佑說, Joanna 很真、很直....】
Joanna很認真地,演唱了這三部曲,之後,又另一個代表作,『孩童的戰爭』,
這歌是在寫說一個地方的大人都不見了,小孩分成兩派,在互相屠殺 :shock:
大家又是笑的同時,她又認認真真地,演唱彈奏起來。
呃,還有一首,Hunt,『打獵殺鴨子』。這也是歌。

--這簡直非主流到無厘頭!
當然,她的吉他演唱及編曲是有趣的豐富的值得一聽的,
可要我買CD回家那可得要思慮再三。

而且,我太確定,要不是她有個製作人爸爸.....或是現在是網路社會....
她是一定出不了唱片。
網路傳播幫了許多非主流創作人。
而,一個懂她愛她的音樂製作人幫忙在主流媒體推波助瀾,更是大大的助力。

雖然她本人可能不希望這樣,當一個『被主流認可的非主流歌手』?
我想起『阿密特』,這個說是張惠妹以外的音樂品牌。
回頭想想,這次初見面的『阿密特』,應該不是要走非主流,
她還是要走流行路線,要KTV點唱、要專輯賣很多,只是要唱過去張惠妹所不方便唱的那一類型,
比如,血腥黑色與性。

或是說,『阿密特』想唱的很多,惟這兩點最容易抓出來宣傳和企劃。
總之,如果這專輯早說是主打這兩樣.....
血腥黑色與性?我何必在國語專輯的MV中去欣賞?
這樣的議題.....還需要有人唱嗎,尤其是這麼好的聲音?

:evil:

回到Joanna音樂會。
演唱幾首"驚世駭俗"的代表作之後,兩支吉他再度合璧,唱起電影主題曲,
尤其是真善美中的『最喜歡的事』以及『小白花』。
Edelweiss!Edelweiss!Bless my Homeland forever!
聽到這裡,我整晚第一次略略想哭,因為這晚第一次想起這幾周一直縈繞腦海的水災災情。

Bless My Homeland,Please。
而看看台上Joanna,不知道是年輕,亦或美國式的教育以及太小就離開台灣,
似乎她並沒有打算提一下這個天災。
不過也不會有人怪她。對不?

最後一首了,算是安靜的一首。
台下依舊安靜。
曲罷,『大家晚安』,幕拉起之後,居然也沒有人喊安可;
舞池燈亮、背景音樂響起,大家就魚貫出場。
我不知道Joanna 可有準備安可曲?應該是有,一般演出不管流行或非流行都有。
只是這些觀眾太詭異了,居然.....
『你們是來做什麼的啊?』(除非,Jaonna 之前的演出,就是習慣上不甩安可)

本想待久一點在現場,整理一下思緒,看到手機有人找我,決定快快上到地面(The Wall 在地下一樓)。
也決定順道去附近的公館夜市逛逛,重溫一下當年還是大學生時的腳跡,買一些當年愛吃的小點
(居然有些店家還安在!)
回程再度經過 The Wall,咦,前頭背著吉他走著的,不正是那個協同的吉他手嗎?
我很想叫住他跟他說我很喜歡他的吉他。
不過當然是沒有。
他匆匆,我木訥,喵
:mrgreen:

結束了一場,很新鮮的旅程。
一個很有特色的音樂人。
祝福她,鵬程萬里!



喵~~~
頭像
Fish
Corvus macrorhynchos
 
文章: 5284
註冊時間: 2005-06-26, 21:53
來自: Microcosmos(小宇宙)

回到 音樂 / 妹力論壇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