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沒有敬我了你--原住民音樂劇

音樂‧妹力‧生命‧感動...

很久沒有敬我了你--原住民音樂劇

文章Fish » 2010-02-26, 23:23

嚴肅來講,我會再問:何謂原住民。
退一步、依照我自己的理解;
這整個音樂劇,與其說『原住民』,應該說『南王部落』比較貼切,
它以影片、紀錄片,配合現場演唱、歌舞,企圖把南王部落的生活、儀式、土地上的音樂,
帶到國家音樂廳。

這個企圖,是有達成,
現場最後連兩次的安可,陳建年和昊恩臨場的兩把吉他之彈唱,
胡德夫和紀曉君為國家交響樂團的指揮披上部落男子的背帶和花環,
然後忽然,整個交響樂團樂手的頭上都出現花環。
之後,整個音樂廳都站起來,跟著台上一起唱和......
是感動。

不過我要的更多。
嚴格來講,這次演出,是把『既有的』--不管是古謠整理或現代創新--
以一個故事串在一起,而這個故事又那麼簡單,就是在講整個部落怎麼準備這個演出。
是的,我不滿足,
我敬愛的部落對手( :mrgreen: 這是自封為"部落之友"的我的自己的想法)
應該可以有更深更廣的音樂文化可以呈現。

看到台上台下樂成一團,其實我有點"擔心"。
還不夠。
可以更多。
原住民音樂劇不只如此。
..........................................................................

其實整我我腦海中都是她。
這一輩子從來沒坐過那麼好的位置--六排1號--
第一二排搭起來當舞台,第三排也不坐人,嚴格來說,我坐的是第三排正中間!
也不知道那輩子燒香積德就那個位置還空我就買到了,
坐下、輕輕後靠,哇!感覺好棒!
如果可以這樣看阿密特演唱會該有多好!
前面不要有人站起來。
可以懶懶地這樣攤著,心裡跟著激昂。
喵。

南王部落的小孩....不知道會不會怯場,這麼大場合?
小孩也出來唱耶。
唱得倒是中肯沉穩。
我看著他們,心裡在想:你們怎麼會有這麼好的機會,可以站上這裡?
好啦我說實話,我真正的用語是--何德何能你們可以站到這裡?!
國家音樂廳,文化上的殿堂,就算南王部落有九座金曲獎....
別忘記國家音樂廳與戲劇院對『藝文』的堅持。
恕我大膽講,若非『原住民』三字.....
今天這整個劇的內容,是否當真比其他製作更有資格可以踏上這裡?
當然,論觀眾人數,小巨蛋多很多很多很多,壯觀許多。
但流行音樂沒機會站上國家音樂廳。
...一樣是部落吟唱。
為何你們比『我的朋友』有機會踏上這個舞台?

自然,整個內容製作是用心的,
相當細緻地將部落的很多吟唱穿插其中,讓大家欣賞與認識。
包括有,傳統舞,與西洋音樂結合的音樂,還穿插了布農八部合音。
有些歌曲,記錄在影片中,如巴奈在台東車站前的演唱,還有都蘭婦女在溪邊的吟唱。
陳建年、昊恩的創作,也都放進來。
紀曉君,擔綱著古謠段落的清唱,站在觀眾席中,唱。
家家,一樣是靈活的小女孩,有些調皮、有些輕快,也能擔任穩重的唱。
南王姐妹花....Am樂團.....
是的,人家的確做得很用心。

是的,我也會想起,原班人馬演唱會,小巨蛋。
或許不是那麼『藝文』。
但那更是介紹『原住民』而非單單一個部落。
原住民的生活,笑話,歌唱;透過原住民歌手,讓他們的歌迷可以體會。
我也就,更敬佩,小歌女的努力,以及那個演唱會是多麼的難得與不容易。


心裡,浮現著我所認識的部落人ㄦ,他們的臉容,他們的笑,他們的歌舞,他們的唱。
是否也要來一趟音樂廳?
我不覺得一定要。
但好像一定要被『認識』,因認識然後有機會喜歡、接著知道尊重,以及更多的了解。

那,小歌女的阿密特,要不要來一趟音樂廳?
我也覺得不必。
音樂廳的效果當然是好到爆,
但如果其他場地效果也不錯的話,我倒不想去和音樂聽爭論音樂與藝文的距離。
阿密特古謠與部落吟唱的差別。
那個半圓型穹蒼LED。搭配音樂。
訴說的層次.....不必非要國家音樂廳去懂和接受。


寫得很凌亂。
『很久沒有敬我了你』。
很久沒有想你了我。
在離開音樂廳的時候,我注意到門旁有幾束送來的花。
不會有她吧。
台東縣長。
台東縣議會。
....阿密特.........................
想了想,拍了照。
『原住民出力』,喵。
圖檔

這是我的凌亂感想,請見諒。
--很久沒有敬我了你。
有點久沒有這麼想你了我 :mrgreen:


喵~
頭像
Fish
Corvus macrorhynchos
 
文章: 5284
註冊時間: 2005-06-26, 21:53
來自: Microcosmos(小宇宙)

回到 音樂 / 妹力論壇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