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巴六九的,幸福小蜥蜴~~

部落人、部落事...和部落有關的一些交流討論....半年以後收集放在這裡...

大巴六九的,幸福小蜥蜴~~

文章Fish » 2006-07-12, 12:35

這文在說一隻小蜥蜴,也在說一個人。
我就稱呼她做,風二姐吧。

那天,我初到部落,巴代大哥跟著年輕人上山去了,要我自己在巴拉冠附近逛逛。
逛著逛著,也等著等著;有位姐姐來招呼我,聽說我在等巴代大哥,就說,小魚喔。
原來巴代大哥有提過啦 :mrgreen:

這位姐姐--我就以雲姐稱呼囉--熱情地招呼我坐下、簡單介紹一下,也負責和我聊天。
忽然,有人靜靜端來兩碗綠豆豆花,好--大--碗。
『自己做的?這麼利害!』雲姐邊吃邊問。
『嗯。....老公作的...』這位安靜著微笑著的姐姐,小聲地回答 / 解釋著。
--他們跟我介紹,這位就是風二姐。

風二姐和雲姐,完全風格不同的兩人,
只見雲姐姐飛過來飛過去招呼這招呼那,忙東忙西地,和人說笑打招呼、還不忘交代大哥們要和我聊天;
風二姐則不,她很安靜,動作不快,講話也慢,一直在做事,沒事做時就靜靜站在旁邊,微笑。

婆婆媽媽作著"阿拜",中場休息,吃飯、聊天,一小團糯米團擱在大臉盆中央,
沒人發現蒼蠅正往那邊前進。
風二姐說話了。
『要用xx把它蓋起來』風二姐說。她好像說的是指鍋蓋。
『...太小吧?蓋不住喔』正在吃飯的其他姐姐們這麼回答。
『....要蓋起來....』風二姐不急不徐地說,眉頭有點皺,語氣仍依舊和緩,說完人慢慢飄走。
我想想,找出大藍肚子裡的備用塑膠袋,
『這個把它割開應該可以覆蓋住整個糯米團』我這麼問著雲姐。
還來不及等到答案,風二姐,已緩緩地從巴拉冠的這一邊飄到那一邊又飄回來了,
原來她過去那邊找鍋蓋。
只見她,緩緩將鍋蓋洗淨,又輕輕蓋上。
還真的剛剛好。
糯米團獲得很完善的保護。

整個下午,大家忙著包"阿拜"、上山採葉子,搭觀禮棚、雕刻傳統手工,
部落人嫻熟又默契,我則手忙腳亂地跟著樂在其中。
終於,要收拾場地了,整理地板。
其實已經....可以了吧?大家應該都這麼感覺,
除了幾位大哥忙著鏟起垃圾用獨輪車運走外,紛紛到陰影下休息
(喵,那個陽光,粉‧強‧耶)
但雲姐就是想不開,拿著竹掃把,繼續在掃,風二姐也是。
那個場景很有趣:
西下的夕陽依然荼毒,斜灑著陽光的廣場,宛若一張大畫布。
畫布各處彎腰低頭忙碌著的大哥們,點綴著畫的遠景,
而雲姐的筆刀強而有力,刷刷刷、畫面就這兒更改那兒更改,真是勁道十足。
風二姐則像柔軟的羊毛筆刷,輕輕地、溫柔地、慢慢在畫布走過,不怎麼引人注意,卻也轉眼刷滿大片天空。
我呢,像枝突兀的禿筆,揮動著我不怎麼熟悉的竹掃帚,企圖跟在大師旁邊,下個一兩筆留念。


忽然羊毛筆刷不動了,靜靜站在那邊看著地上,微笑。
她站好久。禿筆我終於掃到她附近。
『怎麼了?』
『..........』她微笑指著地上,我仔細看。
一隻顏色像極了灰白石子地板的灰白小蜥蜴!
『這是什麼?』她問。
『壁虎....蜥蜴....』我看了看,笑著說,然後繼續揮動我的不熟竹掃把。

大概又掃了兩三堆。
這才發現:風二姐一直站在那邊沒有動!
她央求忙著鏟起垃圾堆好去丟棄處理的大哥,看看牠。
大哥看了看,繼續忙去,她又繼續站在那邊,看著地上,不動。
『....牠會被踩到.....』她抬起頭來跟我說。

喔老天!她一直站在那邊,原來是.....怕牠被踩到!

於是我蹲下來,試著驅趕牠。
可能那是牠很喜愛的保護色,牠不覺得需要移動,就是不動。
『你敢不敢抓?』風二姐小聲問我。
『呃....』必要時只好咬牙抓了,我這麼想。
『有沒有東西可以裝牠?』風二姐問。
我環顧四週。實在沒輒。
『我去找找看.....你幫我看著牠....』說著,她緩緩往廣場邊飄去。

看她飄去,我忍不住拿起隨身小相機,幫這隻幸運小蜥蜴拍照。
『你知道嗎,你很幸運耶』我跟牠說。居然有人這麼為牠著想。
說著說著,她飄來了,帶來一個紅白塑膠袋。
我撿起小木頭,輕輕打牠,小蜥蜴嚇得往反方向縮,就這麼進了塑膠袋。
『你把牠丟在哪裡?』晚上再次相遇,我問風二姐。
『......』她很高興地指著祖靈屋旁較為陰暗濕潤的灌木叢。
『...那裡應該比較多牠喜歡吃的東西....』
喵。


這隻小蜥蜴一直縈繞我腦海。


隔天一早八九點吧,太陽又是大的惹火,
風二姐全身包得只看見眼睛,又是拿著竹掃帚在打掃會場。
然後在爐子旁邊,和其他婆婆媽媽一起煮著下午禁食解除後大家要吃的食物。
大家吃完,又是收拾桌子、地板,然後靜靜站在旁邊。
晚上,換了傳統服裝;人家跟我說,二姐很會唱歌,『跟張惠妹一樣會唱』。
二姐只是笑笑。
我問她都只唱歌嗎不跳舞?她說會呀,大家一起唱一起跳。
可惜這晚的插座不夠多,麥克風無法與 KEY BORD 共存,也就沒機會聆聽風二姐的歌聲。
我在想.....過去採擷的紀錄裡,不知可有風二姐唱歌?
回去,找找。

十點多了,二姐跟我道別,她說晚了,她要先回去休息。
看她拎著綠茶茶桶,想起前一天下午她帶著綠豆、豆花、糖水還有冰塊和挫冰機來給大家享用的場景。
如同前一天下午婆婆媽媽們那麼默契地分工合作作"阿拜"。
如同第二天上午大哥們那麼默契地分工合作宰殺豬隻。
砍葉子途中,大哥騎車送來冰品。
豬隻處理中和處理後,都有人送來飲料。
司馬庫斯的泰雅族人說,他們效法祖先的遺訓,『共榮、共存、共享』。
大巴六九的卑南族人....一切盡在不言中。

而一隻小蜥蜴.....
讓一個人的影像特別清晰。
那麼多影像可以記載。
就先紀錄她吧。

喵。
喵~~
頭像
Fish
Corvus macrorhynchos
 
文章: 5284
註冊時間: 2005-06-26, 21:53
來自: Microcosmos(小宇宙)

文章巴代//卑南 » 2006-07-28, 17:14

謝謝你..
多說..我的語言又覺得多了
巴代//卑南
 

文章Fish » 2006-07-29, 12:25

巴代大哥~~
看到你的留言我很不好意思。
部落小米祭的記載,似乎停滯不前 :oops:

本來希望把在台北要辦的聚會停掉心裡會安靜,但還是浮在半空中。
我不是作家,但總以為,文字強求不來,沒有感動就無法下筆,
不是部落不讓我感動,是.....台北的事情干擾我,必須暫時避開...

我希望可以趕快回到那個氛圍中。
我會加油的 :)
頭像
Fish
Corvus macrorhynchos
 
文章: 5284
註冊時間: 2005-06-26, 21:53
來自: Microcosmos(小宇宙)

別當壓力..

文章巴代//卑南 » 2006-07-29, 18:24

如果成了壓力..
寫作將不會事件愉快的事
千萬別當壓力....
看看我自己的部落格..新聞抬..
連一篇關於收穫節的事都還沒貼上
妳又何苦讓自己為難呢
我們都很享受你文章的每一個情境
我留言...
只是想說聲謝謝
千萬別當壓力..我會有罪惡感
請快樂些...
巴代//卑南
 

文章Fish » 2006-07-29, 21:53

我知道,喵。
別有罪惡感,我是氣我自己 :evil:
有很好的題材,但陷入不好的情境中,啥都動不了,煩。

我要趕快快樂起來 :P
烏雲快過去!
:mrgreen:
頭像
Fish
Corvus macrorhynchos
 
文章: 5284
註冊時間: 2005-06-26, 21:53
來自: Microcosmos(小宇宙)


回到 大巴六九存放區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