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凍凍魚,在北京的報導

喜歡張惠妹,欣賞她的人、她的歌....都能在此發表意見、抒發感覺、投擲訊息。歡迎你,妹友~~

臺北凍凍魚,在北京的報導

文章Fish » 2009-12-20, 00:41

到佛山,是因為不想經由別人的筆來認識和了解。
到北京...除了會會一干子朋友....是因為想證實佛山的某些我的見解。
--北京好遠,也好冷!
零下十二度。
熱帶魚終於有機會體會何謂北方的冬天。

陽光普照的天寒地凍中,參觀了鳥巢和水立方。
滿屋子的京片子+南言北語,熱鬧的咧,就在演唱會前。
一路殺價比價過去,為了挑亮一點的便宜又大支的螢光棒。
--有了這些場景,就算沒阿密特;這晚也值淂--

這晚的阿密特,很好、非常好,準備非常充分,體力非常充足,
歌單沒換、嘉賓沒人,只是有那英前來觀賞,因此點唱時唱了征服。
全場整控得非常好,完全沒有『一周連唱三場』的那種辛苦。
所有我在佛山場的"見解",在此得到完全證明。
她就是要讓我挑不出毛病。
喵。


大家聊了一下;走了,回家休息,空盪的旅店剩個我,上網。
北京變化很大!妹友也是,個個在成長。
有機會再見!
謝謝你們們的盛情,安排,招待。


臺北凍凍魚,在北京的報導。


喵~
頭像
Fish
Corvus macrorhynchos
 
文章: 5284
註冊時間: 2005-06-26, 21:53
來自: Microcosmos(小宇宙)

文章K.J » 2009-12-20, 10:33

套句電影台詞:妳真的讓人預料不到啊 :mrgreen:

還是老話一句:保重阿!
頭像
K.J
佇立世界之巔
 
文章: 827
註冊時間: 2005-06-27, 01:11
來自: Los Angeles, CA USA

文章Fish » 2009-12-20, 20:18

..如果沒看這一場...佛山無法寫完....
喵。

說個笑話。
飛機在正中午到達北京機場,陽光燦爛,機長報告卻說,『零下五攝氏度』 :|
我只能苦笑。
都已經穿兩條褲子了,還要怎樣?
還好那個登山用的外套,還算爭氣。
喵。

笑話是在回台後。台灣13度!哈哈,真是溫暖,啊。
小哇有乖,在機場等我沒有亂跑,我就很高興地開車要走了,
忽然驚覺:怎麼車子在冒熱氣?!不會吧,才過一夜耶,沒水了嗎?
=>外頭13度。車子空調設定26度。小哇在冒暖氣啦。
卻因為我已經把零下二度當正常、13度當溫暖,於是,26度的暖氣,就被我當成汽車水箱燒壞。
哈。


好像夢一場,當我又回到桃園機場。
ㄧ屋子天南地北的北京腔。


尋找結束的理由。
哈。


這年,不會再亂跑,只剩下『元旦返鄉』的旅程計畫。
我也就大膽暴露台北凍凍魚這樣的稱號。
喵。


喵~
頭像
Fish
Corvus macrorhynchos
 
文章: 5284
註冊時間: 2005-06-26, 21:53
來自: Microcosmos(小宇宙)

文章K.J » 2009-12-22, 07:35

我想回頭解釋一下我初回小魚這一帖的緣由

話說這週六, 在(茶)酒足飯飽的午後,
當幾乎所有的人都在瘋狂的為了即將到來的聖誕節做最後的血拼購物
我回到家, 一個人從頭看起當初特派員捎來的佛山場影音

先說不好的:
老實說, 我很不喜歡這四位合音
合音的工作大家都很清楚, 擔任合音的人們更應該要有該當的認知
但佛山場看下來, 也許是新人初擔綱 而且不管主唱人用的是何名號
他們跟的就是一個很有份量的巡演
但是很多時候, 我從資料裡"聽"到了硬生生拔起, 力求表現的高音
卻聽不到在很多時候應該要在主唱力竭時 應該從歌手尾音尾巴後面輕輕幫忙接過去讓整個聲線表演聽起來更一氣呵成的陪襯
當站到台前時 和歌手該有的互動沒顯出來
甚至於站在後面時 該有的整體律動 不僅不夠一致 也不夠協調
至於和觀眾的互動與帶動 幾乎為零
真的很懷念光頭偉與小白鼓手 (是說 他們怎麼了?)

好的話
歌手聲線好, 歌唱到位, 整個人一直high個不停
外國吉他手的優異表現 新樂團也頗有大將之風
而且我蠻贊同唱這些所謂的非傳唱高的歌的
少了全場大合唱, 如果我有在現場的話
受到的震撼與起的共鳴也會更激烈
不過我話說在前, 將來回到台灣場時, 相信有人就會懷念沒有大合唱的時刻了 :mrgreen:
還是要說那舞台真的沒有報紙上所謂的甚麼3D立體球形的感覺阿?
可能我真的想的太美好, 報導也描述的很讓人神往.
Star場次的則比較有現場與描述的吻合的感覺.


說遠了
話說我當時正聚精會神的聽看著所謂的set2 :mrgreen:
那時正唱到了寂寞保齡球, 
真的是不知如何, 我就順手拿起了iphone, 
想再回頭看一次特派員當初的紀錄, 看看當初特派員聽到某某橋段時的感覺
也想一想我是否也有著相同的感受
結果一連上來, 看到了魚在北京受凍
本來看著小歌女精彩演出而張大了的嘴巴 差點沒一下子脫臼 :mrgreen:
也才有了上面那篇回應 :mrgreen:

事實是 我的確在某些段子中看到感受到觀眾比較冷的一面
但是我反而喜歡那種反差
我也有提過 巡演一定會邊做邊修
開始的清澀與後來的熟練 都有可取與可不取之處

之所以會打這麼多 也因為在大風看到了河的文章所想到了的感覺
這樣又"按"了我快1小時, 手好酸喔 :mrgreen:

順便先祝大家聖誕快樂 :mrgreen:

K.J
頭像
K.J
佇立世界之巔
 
文章: 827
註冊時間: 2005-06-27, 01:11
來自: Los Angeles, CA USA

文章Fish » 2009-12-22, 17:31

...謝謝K.J 的辛苦"按"螢幕.....

底下重寫 :)
頭像
Fish
Corvus macrorhynchos
 
文章: 5284
註冊時間: 2005-06-26, 21:53
來自: Microcosmos(小宇宙)

文章Fish » 2009-12-23, 00:58

...我想,一個現場演出,以滿足現場觀眾的感覺為主,
很多時候現場的狀況是HIGH 爆,但拿『側拍帶』來看,會很有缺點。
所以我在『公開討論』的時候,向來都是以『現場感受』為主,
也就是說,特派員在佛山現場就已經感受到,『主唱的體力』與『合音的配合』兩個問題。
K.J ...自然只能以側拍帶來討論,他所說的,也比較傾向於演出者/工作人員事後的自己檢討
(應該是說,演出者自己應該要做的,根據側拍帶來挑自己毛病作檢討)。
比較嚴厲;也比較清楚。

合音的部份,可以感覺到阿妹對四個後輩的期許。
但這也可能要問說,四位後輩對自己生涯的規劃為何?
老實講,家家和淑芬,跟著小芬姊和光頭偉一起,幫阿妹合音,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
當如今兩人成為前輩要帶葉瑋庭和陳浩偉....卻發現,四人不見得有前後輩的區分。
阿妹給的機會和磨練,是千載難逢的,如果四人有想往流行音樂的舞台走(家家,可能是想往非主流音樂走?),
應該會對自己有更嚴格的要求。
就只是要問問,對自己的未來規劃是什麼了,喵。

主唱部份....
佛山場上,她的確是盡全力在撐,恐怕也沒到很吃緊的地步,但已經是在撐。
我曾跟K.J. 說道,佛山的現場有兩段是根本特派員邊聽邊看就邊搖頭的,當口就知道她已經『過頭』了;
和別人比她當然還是無敵女金剛,但和她自己比,則不免有『準備不夠』的感覺。
後來的新聞報導裡,有提到,她說,事先就知道這種演唱會比較耗力,已經作好準備。
首場有可能在力道拿捏上不是那麼準確,在所難免。
後來呢,後來的場次,可已在體力調整上,做了拿捏?
想像中是一定會有的。但如果不能有進一步的DATA....如何能寫?


至少,北京的『現場』,是沒感受到任何不足了(側拍帶上當然還是聽得出有點缺失)。
合音在聲音部分,較之佛山場進步很多,該他們撐的時候有出來,和主唱之間的默契也好很多。
肢體部分,看得出有調整和演練,但當然還是有進步的空間。
主唱...當合音可以適時地幫襯,就可以省力不少,再加上過場的更精簡更流暢,或乾脆改由銀幕背景述說、不需她的聲音;
以及,某些編曲的做些"委屈",不再那麼快快快
--是有點小失望但沒辦法。她是職業選手,不可能場場都表演驚險的高難度動作--
她可以很 HIGH 但同時很清楚理性地掌控全場。
而非由情緒與意志力去操控。


回頭再看佛山。
『不完美‧所以感動』有這樣的感覺,那種新鮮、勇敢、興奮,相對的有點生疏、青澀、有缺點。
北京,很協調流暢;也就,『悵然若失』。
不過這才是對的。
如果只唱一場,那就佛山那樣。
既然是巡迴演唱會....當然也就只可以首場是佛山那個樣。


至於台灣場....怕是,觀眾又會吵個半死,呼叫阿密特之聲此起彼落。
--很多人並不是來聽她唱歌看她表演。他們是來,給她看、給她聽,或是,和她一起唱一起跳--
k.j 要不要回台看看?可以看 3/27的,順便接民族掃墓節... :mrgreen:


這是臺北凍凍魚,回台解凍後的一些想法。


喵~
:mrgreen:
頭像
Fish
Corvus macrorhynchos
 
文章: 5284
註冊時間: 2005-06-26, 21:53
來自: Microcosmos(小宇宙)


回到 妹友互動區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