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小朋友

想說的話超過 1000 個字...來此發表吧,純粹說說話,不見得是要討論或是要回覆....

給--小朋友

文章Fish » 2012-09-01, 08:41

從成長營回來,有些話是一定要說的,說給小朋友。
你們很好、非常好,當然可以更好,特別如果是要有明年的話。

我帶過很多營隊,上山下海,當然也去過原住民地區,當那種『山地服務』的大姐姐,
甚至在2007的夏天,我自動請纓,到『部落閱讀空間』,做些事情。
--何謂『部落』?--
我發覺,其實我能做的不多、或是說,部落需要我做的也不多;
從『外部』看進來,『部落』真的好像不需要『別人』來做些什麼事情。

然則你們不同。
當,部落的青少年站出來,為部落的小孩,來做點事情,尤其又是部落本身的文化傳承~~~
義意大不同。

所以,首先我要讚賞你們的勇氣、願意。
這個暑假,同樣是青少年這個年紀....
『你們在這裡』,投入時間、精神,勇敢面對接踵而來的各式各樣待解決的問題,
以及『是讚美還是責難』的一翻兩瞪眼之最後評價。
尤其第一天,『沒有大人』,你們自己去請主席、請巫師(縱使正是你們自己的爺爺奶奶,好像也不是那麼難邀請),
就這麼開幕了;
然後帶唱歌,帶跳舞,自己去拿便當,也沒忘記要給在旁欣賞看著的老人家便當......
弟弟妹妹的安全交托在你們手上,爺爺奶奶爸爸媽媽的期待也投射在們你身上。
我不知道你們是想更多還是想太少。
我真的要為你們的勇於承擔,給一百個讚!

再來,我超欣賞你們的不卑不亢。
打從1999我第一次騎車進部落,就很為這樣的氣度給難忘,
現在『卑南王』這三個字,彷彿又出現在你們身上。
我知道你們不用擔心經費問題,但是臨時要用再去買:真的不方便,以部落的地理位置來講。
出發去台東前,我剛好回學校整理辦公室,
也就順手帶了一些在我來講可用可不用的背面空白大紙;磁條;麥克筆彩色筆...等等等。
敎這麼久了,該做的教具早就完備,頂多也就是修補或更新,更多的教具是以ppt呈現,
這些文具,是真的少用了、在我。
可是在活動...很好用,包括一些各式樣膠帶。
--這是我的經驗、作活動的經驗,我知道這些小東西不起眼,但急用時、逼死大漢啊 :mrgreen: --
--包括我作活動時會隨身帶的,瑞士刀(主要是為了剪刀功能)和面紙。小孩,通常,會用到--
我很高興見到你們用得很開心,也用得很合理,你們不會全盤接受,也不會全盤否定,
你們有你們的原則、定見;非常好。
就像那鍋紅布條上的大字。
電腦打字、一張A4紙一字,去給便利商店印,一張是不過2元沒錯。
但你們接受我的建議...自己用麥克筆寫....
看來雖不若電腦打字工整,但說真格的,不難看、又多了一分『誠意』。
主要是你們能寫得好看排得又整齊。
雖然妳們實在不缺這一張2塊錢的經費。

補充一點。
過去我作活動時,不僅隨身攜帶筆電,還曾隨身攜帶了--印表機,
因為我的經驗發現,臨時需要印出電腦裡的東西時,還真是~~~苦惱。
這年我沒帶,是因為想到1)部落可能有2) 便利商店可以印,卻沒想到=>
便利商店的機器只能接受比較舊的檔案版本。
當你們的WIN7....弄出來那鍋簽名表的檔案副檔名不是.doc.....我到隔天第二次還印不出來才發現。
後來另存新檔成.doc,才解決。
我不認為下次作活動時要有人提供印表機,如同這次後來有人拿了整包A4 紙過來。
墨水、紙張,都是消耗品,或許很難為一次的活動申請那少少的量、或許自己家裡的搬過來頂一下遠比申請購買還方便....
所有要做事的人都要有心理準備會花一些自己的錢。
不過真的要很小心、很注意,不能變成『理所當然』,更不能到後來變成『帳目不清』。
這一點,當我在主動提供一些財物協助時,我是有在注意的。
希望你們能有看到。


再來要說的,是待改進點....
第三天的會後檢討會中,大家提到了、成員的不夠主動這問題。
其實成員不是不夠主動,我看到的是,有事情時大家都會想要幫忙,只是不知道如何幫忙,
又因為不知道整體情況,所以也無法看到問題,遑論想出解決方法立即提出來和領導者討論;
於是整體看來就有點,『被動』。
容我直言:這一點是leader的問題。
你們有著相當肯做事的夥伴,只是分工不明確,交代不清楚,
以第三天早上11點多那時候的狀況為例。
事前我們並沒有跑流程細到說,屆時桌椅要怎麼更動、誰去更動(FOR 孩子的寫感想),
以及接著的餐點要擺哪邊、誰去幫忙,遑論誰要去幫忙佈置、怎麼佈置、佈置成怎樣和有那些東西可以佈置。
既然事前沒辦法先行分工...現場的指派與交代就很重要,
比方,阿芙和甜心(一)兩人負責會場佈置、新月幫忙,營長跟他們三人講清楚原本心目中的計畫是啥、材料是啥。
然後營長就能空出來,指派立勤(三)和冠均(二)幫忙提餐點,
至於擺餐點的桌面,只好由(四)的該勇敢和(五)的愛洗澡負責清理。

如同第三天會後檢討會的結束以後,我一直在等,等營長或主持人的指令,就是:
到底場地要恢復成啥樣才算完成。
『一個活動要到場地復原才算真正完成』這一點在部落很多年了,一直是比時間不穩定更讓我覺得訝異。
每年元旦晚上,我總無法呆到最後,不知道大家是怎麼結束的,
但我習慣上在1/2清早回台北前,總會去活動廣場看看,然後看到是一片狼籍。
這很正常,如果前一晚大家都把酒言歡到一個境界的話。
問題是:隔天,誰會來收?幾點鐘?
感覺上這似乎....總是有人收但,似乎總是不會被被排入下一年的活動流程然後下一年還是這樣地反正會有人收所以大家都不管。
成長營第三天活動結束以後,桌上還留有很多餐點,我也記得活動前的場地不是這樣,如果隔天有籃球活動...
場地究竟要???
我等很久,但沒有人告訴我(也沒有人告訴前來幫忙的兩位其他部落的幫手)。
所以我們就走了。
我真的不知道當時要怎麼辦比較好,大家都有在收,但始終沒有人告訴我們要收成什麼樣。
喵。


另一點,就是:
的確,你們還要去學更多的遊戲、活動,轉化成兒童(尤其是部落兒童)容易接受的模式,
來帶給你們的弟弟妹妹。
你們自己會提出這一點來,我覺得非常好,但這絕不是去找書看就行的,
活動、要親自參與,帶領;然後才可能轉換。
不可諱言,『跨部落』在此次的成長營中,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
因為所有帶隊哥姐都有參加跨部落營隊,你們玩過共同的遊戲;唱過共同的歌,有共同的感覺、印象,
所以彼此很快可以聯絡溝通,取得共識。
可以想像,如果沒這次跨部落!
這個成長營,會是不同光景。

所以,明年成長營之前...如果沒有跨部落...就一定要有"行前營",
把成長營當中想要玩的遊戲、想要唱的歌,想要做的手工、想要學的母語,『每個哥姐都要會』,
行前營一樣要分小組進行(就真的像成長班那樣),要加減分、要頒獎,要隊呼、營呼,要成果展。
哥姐當小朋友那樣一切照走一次:大家才會看到問題,也才能在時候到了能有默契共識。

也就自然地,各位去外面學的、想帶回來的遊戲...要在行前營中,大家好好玩一次...
而各位去外面,怎麼學遊戲?
這我就要說了....去參加社團吧,打聽一下,專門作小孩子的或是青少年的,"康輔",之類的。
認認真真去個大半年一年的,把喜歡的好玩的有趣的有意義的...遊戲記起來,
想想怎麼帶大家玩。
真的行前營敎大家玩,大家給意見、討論、修正,然後就可以真的給弟弟妹妹新的活動新的遊戲新的內容。
期待。


再來,是:傳承,我指的是=>文化成長營的傳承<=
我想,明年『跨部落』是一定會辦的,應該也還是今年的營長、主持人當主力,不會就這麼交棒,
但可能"成長班"之時就會交給下一棒。
這就要看你們的跨部落是怎麼辦了,如果跨部落營隊當中,『培養新秀』的方面沒做好,
直接把成長班交給下一屆:太快了。
先跳過跨部落不談。
假定,明年有行前營、成長班,那麼我會建議依然是今年的營長、主持人當家,
不過,會把明年預定當營長的人抓到營本部,負責總務部份,跟著營長主持人跑各種聯繫。
然後三天的營隊(或行前營有幾天),分給不同的哥姊去"主持"(在我的經驗裡那叫做"值星"),
尤其是打算明年來當主持人的,更要上來磨練磨練。
也許他們都已經很厲害了,但在"這個活動"上,仍是需要走這一步,才比較磨合、保險。
這是我在其他營隊所進行的"傳承"。
給大家參考。


最後,關於.....部落…
我看的層面,一定和你們不一樣,畢竟我不是真的屬於部落的一份子;
所以也就很難得地,可以遊走在不同的階級、不同年齡層,甚至不同"組織"之間。
(我一定沒看到你們看到的層面。相對的,你們大概也看不到我看到的層面...)
我是有點訝異於....居然,不同年齡層之間,好像,真的很陌生.....
你們會不知道部落的阿亞萬是誰。
如同婆婆之不知道和她一起領成就獎的年輕女孩是誰、 一樣地令我驚訝。
我看到此次編花媽媽的身手,卻始終沒機會讓她在聯合年祭時有所表現。
部落人很少,很多人都去外地了,留在當地的人更少,
不管怎麼說,部落活動還是比較適合由留在當地的部落人作主導,
兩位準大學生分別去台北高雄念大學,別說一番海闊天空的對年輕人之吸引憧憬和總之是一定要闖闖的啦,
在兩地也有旅北旅南同鄉會,恐怕也很希望兩位的參加,或是說,在那邊也可以學到不少。
部落的事情.....旅外的年輕學子,頂多也就只有寒暑假可以回鄉參與了....
要聯絡起旅外的族人之感情,又要聯繫部落裡各年齡層之間的不熟悉,
同儕之間、留在本地的,他們該是日後部落活動的主力,現在是主力的你們,要好好地培養傳承
...你們要擔的,還真不少....
記掛著巴拉冠,記掛著小山村裡的同胞....不知道,文化的傳承,繼續得好不好.....
還要自己飛黃成長、冒險探索,開拓自己的一片天。
你們的世界應該是無限廣大的。
為你們,加油。


然後如果還有然後....關於阿妹與部落。
我聽到說跨部落的成員開玩笑地說如果開幕請到阿妹來當貴賓~~~報名會爆滿之類的。
我知道這必須是笑話,但我開始會去想像,一些場景,比如,
啊你是泰安的喔。對啊。
和阿妹一樣耶。是。
你和阿妹熟不熟?...阿妹是我..姑姑阿姨表姑表姨...
啊,你們一定很熟!......

阿妹出道15年了,她爆紅乍紅的時候,各位青少年大概才剛懂事。
你們印象中的阿妹,就是電視裡頭的那一個,
你們其實沒遇過多少次她回鄉,沒看過多少次她素顏,或是她像鄰家大姐姐般親切又三八的時刻。
你們應該和她很親,
你們應該和她很熟,
她是你們永遠的驕傲,
她也是掛記著你們,她也以你們為傲為榮。
可是.....

除非你們是和她住同個屋簷下;
不然,其實你們認識的她,好像不會比一個歌迷要多。

這很尷尬,在面對其他人羨慕又好奇的詢問時。
阿妹認識妳嗎。
她和你照過像嗎。
她和你跳過舞嗎。
她和你說過話嗎。
這也就難怪每年的元旦夜晚越來越是以『看阿妹』『和阿妹共舞』為主要活動內容甚至是號召。

回過頭來,青少年的跨部落文化活動,明年是泰安主辦。
邀她來的意義?目的?效應?
作為報名的號召?
吸引媒體的重視?
讓整個活動『出名』了、在部落間走路有風你看我們請得到巨星加持?
當然她也可能靜默默地參與,不驚動媒體,事先也不公佈,
只是讓參加的人ㄦ驚喜、給做事的人很大的鼓勵。

不管大家心底的想法為何,總覺得,這一塊--阿妹和部落--落到這一代青年青少年時,
似乎是該,清理一下。
1999的阿妹回鄉,帶來的人潮,讓年祭活動受到干擾,感覺上有點點”負面”。
2004聯合年祭再出現,我感受到她在部落並不是一個巨星、而是一個女兒,緊守自己女兒本分,返鄉參加活動。
2007元旦下午看到她,受長老邀請一起領跳傳統舞;
此時,我感受到,她不再只是一個『女兒』,而是部落裡備受尊重愛戴的支柱,座位安排也從少女少婦列,改到長老旁。
2010以後到現在…巴拉冠活動裡場地上阿妹的到來….
在我的感覺已經不一樣。
在你們…?
我建議說好好釐清。
--純是我自己的建議、感覺--


是該結束了,這浩浩蕩蕩一大篇。
我想了很多天,寫了也近乎一整天;
不管好不好看,至少就『誠』字可憫吧。
也附加一條這個成長營感受到的事情就是:以後CD真的不好賣了。
我看到年輕人的處理音樂,根本就網路直接下載然後電腦直接播放,
完全不需要用到『實體音樂』。
喵。


就這樣囉。
寄出去/掛上去以後…也就無愧了。
誠然我是覺得小朋友們總是不在意和自己相關的內容給掛在網路上。
但,如果,小朋友有人不希望這掛出來…還是要跟我講。
我會拿下來的。



完。
頭像
Fish
Corvus macrorhynchos
 
文章: 5284
註冊時間: 2005-06-26, 21:53
來自: Microcosmos(小宇宙)

回到 只想說說話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0 位訪客

cron